深港澳大湾区 方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重点将向哪方面推进?

1,粤港澳大湾区发展重点将向哪方面推进?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重点将向哪方面推进?

有业内人士提出,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更多是在宏观层面、框架性层面的酝酿和明确;而2018年随着规划文件的出台实施,将有一批落地项目推进。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省长马兴瑞表示,规划方案出台后,需进一步细化,制定出时间表、路线图和施工图。按照建设规划,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建设将是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的重中之重。

大湾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将是首要工作,重点共建“一中心三网”。方正证券研究报告显示,“一中心”是指世界级国际航运物流中心,“三网”是指多向通道网、海空航线网、快速公交网,形成辐射国内外的综合交通体系。

江门方面,围绕建设粤港澳大湾区西翼枢纽门户城市的目标,加快谋划承东启西、辐射粤西乃至祖国大西南的通道建设,形成互联互通、全方位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大交通格局。今年江门交通公路系统安排重点建设项目36项,计划投资102.4亿元。其中高快路网项目完成73.45亿元,等级公路网项目完成26.37亿元,港口航道完成2.58亿元。

2,粤港澳大湾区包含哪些重要物流枢纽和地区

粤港澳大湾区包含哪些重要物流枢纽和地区

粤港澳大湾区(Guangdong-Hong Kong-Macao Greater Bay Area),是由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和广东省的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东莞、肇庆、江门、惠州九市组成的城市群,是国家建设世界级城市群和参与全球竞争的重要空间载体。

粤港澳大湾区是继美国纽约湾区和旧金山湾区、日本东京湾区之后的世界第四大湾区。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人口达6956.93万,GDP生产总值突破10万亿元,约占全国经济总量的12.17%,GDP总量规模在世界国家排行中名列11位,与韩国持平,是全国经济最活跃的地区。

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国家战略,是新时代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新举措,也是推动“一国两制”事业发展的新实践。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已经写入十九大报告和政府工作报告,提升到国家发展战略层面。推进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有利于深化内地和港澳交流合作,对港澳参与国家发展战略,提升竞争力,保持长期繁荣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粤港澳三地将在中央有关部门支持下,完善创新合作机制,促进互利共赢合作关系,共同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成为更具活力的经济区、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和内地与港澳深度合作的示范区,打造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

交通基建

为适应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需要,2018年1月19日广东省发改委启动了粤港澳大湾区城际铁路建设规划的编制工作,推进“环线+放射线”珠三角城际铁路网的建设,完善环大湾区的城际轨道网,未来粤港澳大湾区有望建成“一小时城轨交通圈”。

同时加强珠三角东西岸主要城市轨道交通线网的规划、建设和统筹,重点推进赣深高铁、广汕、深茂铁路的建设,包括加快广湛高铁、深汕、肇江珠铁路,珠三角新干线机场的前期建设工作,加强珠三角跟粤东西北中心城市和泛珠周围省的紧密联系。

粤港澳大湾区城际铁路建设规划项目研究地域范围包括:广东省的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江门、肇庆9市和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并考虑连接粤东西北等省内区域,以及辐射泛珠三角等区域,以打造粤西沿海高铁经济带。

2018年10月24日,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运营。

战略意义

中山大学粤港澳研究院副院长、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主任陈广汉指出,从地区上看, 港澳因素以及粤港澳的合作对于广东的改革开放与经济发展具有全局意义。过去的发展经验表明,它是撬动广东开放和改革的一个杠杆,也是加快经济发展的助推器。在经济发展新阶段的今天,它可以成为推进广东改革开放的一个支点,促进广东发展方式转变的契机。

的确,粤港澳合作不是新概念,大湾区城市群的提出,应该说是包括港澳在内的珠三角城市融合发展的升级版,从过去三十多年前店后厂的经贸格局,升级成为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有机融合最重要的示范区;从区域经济合作,上升到全方位对外开放的国家战略;这为粤港澳城市群未来的发展带来了新机遇,也赋予了新使命。

湾区,从地理概念上看,是由一个海湾或相连的若干个海湾、港湾、邻近岛屿共同组成的区域。总结一下湾区的共同点不难发现,当今世界,发展条件最好的、竞争力最强的城市群,都集中在沿海湾区。譬如,东京湾区、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是世界公认的知名三大湾区。可以说,湾区已成为带动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引领技术变革的领头羊,由此衍生出的经济效应称之为“湾区经济”。

目前中国经济发展正面临国际国内的双重压力和挑战,亟需培养新的增长极和动力源。从国际来看,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西方发达国家为维护自身利益,开始推行“去全球化”的贸易保护主义模式,全球经贸投资规则和经济治理体系进入深入调整期,这对于外向型经济比重较高的中国来说,冲击极大,需要重新建立对外开放的新格局。从国内来看,经过了30多年的高速增长之后,中国进入经济新常态,转型发展,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成为区域经济的领头羊。正是在国际国内的双重需求和挑战下,粤港澳大湾区备受瞩目和期待。

3,粤港澳大湾区是否要打造世界级创新中心?

粤港澳大湾区是否要打造世界级创新中心?

据香港媒体6月16日报道,理论上来看,这是一个将中国南部一些城市融合起来的乏味的经济整合计划。但实际上,中央政府的大湾区计划已经成为当地带有国际意味的流行语,至少当地一些年轻人是这样认为的。

20多岁的丹尼尔·林(音)生长在南部城市深圳,他说他和朋友们都支持这一计划,并称自己为大湾区人。

广州大学生维基·刘(音)也持同样看法,她说居住在这一地区的人们把自己看做某种宏伟计划的一部分。

她说:“我们现在认为大湾区,特别是深圳,与首尔和东京一样国际化,不过经济和技术发展更具创新性,更有活力。”

报道称,粤港澳大湾区计划是中央政府连接香港、澳门与广东9市的计划,目的是将珠三角地区打造为举世无双的创新中心,与旧金山湾区及东京湾区一较高下。

报道称,它将成为中国未来经济增长引擎,克服基础设施瓶颈及行政壁垒,实现货物、人员甚至信息的自由流通。

报道称,过去几十年,中国南方已经发生了转变,从20世纪80年代的广袤农村转变为如今的高科技制造业中心。这一转变很大程度上由来自香港和澳门的资本推动,并通过廉价劳动力和土地开发持续至21世纪初。

报道称,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时,香港的经济产值相当于内地整体产值的五分之一。现在内地有了一批可与之媲美的城市,包括毗邻香港的深圳。

深圳去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为2.2万亿元人民币,与香港2.66万亿港元(约合2.18万亿元人民币——本报注)的经济规模相当。

深圳是中国一些领先科技公司所在地,包括互联网巨头腾讯、无人机制造商大疆以及通信巨头华为,并成为来访国际要人必到之地,例如德国总理默克尔。

报道称,分析人士表示,这种经济实力为更高水平的融合奠定了基础。

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教授郑天祥表示,内地不断崛起的经济实力使北京有信心把香港和澳门进一步纳入其轨道。

大湾区共涵盖6800万人口和5.6万平方公里土地,不仅包括香港、澳门、广州和深圳,还包括珠海、佛山、中山、东莞、惠州、江门和肇庆。

报道称,这些城市去年GDP超过10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亚洲第五大经济体,集装箱总吞吐量位居世界第一,是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以及东京湾区总量的4.5倍。到2030年,这一区域GDP将增至4.6万亿美元,居全球所有湾区之首。

但是这些城市提供的不仅仅是经济实力。深圳智库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郭万达表示,每一个城市在这个计划和更广泛的国家改革中都发挥着独特的作用。

郑天祥和郭万达说,一旦大湾区总体规划最终出台,将大大推动人员、后勤、资本和信息在这一地区的流动,克服长期阻碍香港、澳门和广东政府融合经济、文化、政治和法律体系的挑战。

来源:参考消息网

4,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方案已经报批了吗?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方案已经报批了吗?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于2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一层新闻发布厅召开,大会新闻发言人王国庆向中外媒体介绍本次大会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香港文汇报、大公报记者:去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谈到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时强调要“科学规划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请问,政协委员们对港澳地区利用国家实施的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更好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有何建议?

王国庆: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决策。通过实施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支持香港、澳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深化内地和港澳的合作,实现互利共赢,为港澳地区的发展注入新的动能。这是一个重大决策。香港要充分利用这一重大机遇,进一步巩固和提升它的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强化它的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国际资产管理中心及风险管理中心的功能,大力发展创新及科技事业,培育新兴产业,建设亚太区国际法律和争议解决服务中心,把香港打造成更具竞争力的国际大都会。澳门也要借此建设好世界旅游休闲中心,中国与葡语国家商贸合作服务平台,促进经济适度多元发展,把澳门打造成以中华文化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文化交流合作基地。

王国庆:据了解,中央有关部门会同粤港澳三地政府共同编制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已经按程序报批,审批通过后将正式公布。全国政协委员尤其是来自粤港澳地区的委员,一定会高度关注,并为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积极献计出力。谢谢。

5,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前景如何?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前景如何?

2017年初,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写入全国两会审议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2017年10月,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支持香港、澳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粤港澳合作、泛珠三角区域合作等为重点,全面推进内地同香港、澳门互利合作,制定完善便利香港、澳门居民在内地发展的政策措施。”2017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粤港澳大湾区列入2018年重点工作。

时间的演进凸显的是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战略地位以及香港和澳门被寄予的厚望。

近日,多位专家接受新华网专访时表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推动港澳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重要抓手,各项跨境基础设施建设的有效推进为湾区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湾区内各城市优势互补、错位发展,将成为港澳与内地合作体制机制创新示范区。

互联互通 基础设施建设联通大湾区未来

2017年的最后一天,历经14年筹备、建设的世界最长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全线亮灯、具备通车条件;2018年1月底,广深港高铁香港段运营备忘录签署,为广深港高铁与内地高铁网互联互通奠定良好基础。

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要载体和内容。“港珠澳大桥、广深港高铁等基础设施建设为实现新的发展打开壁垒,”澳门理工学院公共行政学教授兼课程主任娄胜华说。

娄胜华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以共建世界级国际航运物流中心为目标,旨在为国家打造一个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货物和资本集散、市场拓展的空间载体和管理中枢。

几项跨境工程的开通,不仅有助于区域建成功能完备、及时可靠、通关便利、流转顺畅、经济高效、海陆空并进的门户和枢纽,也改变了粤港澳大湾区内居民的时空概念,区内“一小时生活圈”的愿景将成为现实。

资源整合 为港澳一些内生矛盾找到解决途径

多位专家受访时表示,香港社会的一些内生矛盾,可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进程中找到解决方案。

香港土地面积的局限限制了发展所需空间及生活居住空间,由此产生的房价高、租金高的问题让香港很多年轻人感到承担不起。“国家希望能够通过整个大湾区的整合,为香港创造更多产业空间腹地和生活空间腹地。”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方舟说。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也认为,进入“一小时生活圈”的港人就业置业不会仅仅局限于香港,他们会愿意更多地融入内地、抢占先机,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分析说,在粤港澳大湾区平台中,通过城市的互联互通,港澳地区的年轻人可以有更好的发展空间,老年人也可有更多的生活选择。

优势互补 粤港澳错位发展推动区域转型升级

交通层面的互联互通,不仅有利于在物流运输领域提升粤港澳大湾区的竞争力,金融服务、旅游休闲、科技创新等多个行业也将受惠于这些基础设施建设工程。

“粤港澳大湾区将成为国家新经济发展的策源地。”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教授毛艳华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在全球价值链高端要素便捷流通的竞争方面有着先天优势,将成为国家双向开放的重要平台。

他说,当前全球制造业竞争进入新阶段,大数据、人工智能、3D打印等成为新经济增长的核心引擎,信息技术、智慧城市等领域成为制造业高地。粤港澳大湾区在这些领域有很好的发展潜力和创新源头,将成为国家占领全球制造业和新经济制高点的重要支撑区位和平台。

在谈到粤、港、澳三地如何势互补、错位发展时,多位专家为大湾区建设支招。娄胜华说,湾区内要实现三地分工合作,珠三角地区为港澳巩固服务业优势、发展多元化产业提供支撑,港澳特区则可在金融业和高端服务业等领域更好地发挥自身优势。

中银香港有限公司高级经济研究员王春新表示,粤港澳大湾区旨在打造三个世界级的产业群:世界级的科技创新产业平台、世界级的金融重镇和世界级的商贸中心。在这个过程中,香港可扮演好金融中心的角色,发挥好贸易物流带动的作用,承担起促进科技合作的责任。

澳门基金会研究所副所长杨道匡则认为,澳门可通过与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合作突破土地空间局限,积极推进建设世界旅游休闲中心,打造中国与葡语国家商贸合作服务平台,推进多元产业发展。

正如郭万达所言,粤港澳大湾区使港澳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有了具体的途径和平台,可以促进港澳地区发展大都市圈、拓展腹地空间,推进港澳产业升级,并为港澳提供更为广阔的发展平台。

打破藩篱 探索港澳与内地合作体制机制创新

“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三个关税区、三种法律体系,这种合作在国际上还没有先例。”毛艳华说。多位专家在受访时均表示,如何提高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之间的合作效率,是推动合作进程中存在的挑战。

“粤港澳区域是功能多样化、空间差异化分工、内在相互支撑合作的整体性产业链地区。”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马莉莉建议各方打破制度藩篱,构建沟通合作机制,积极寻找应对路径。

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港澳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陈欣新建言说,港澳须同在改革开放中率先发展起来的珠三角地区进行有机结合,顺应国家进一步开放发展的需要。“要想做好有机结合,重点是要把港澳不同制度差异造成的交流合作成本在粤港澳大湾区内部降到最低。”

他建议,港澳同胞到内地来发展,交往成本要减少,基于身份的限制要减少,“使他们不仅来得了内地,还要待得下去;不仅他们能来,他们的亲属也能来。”

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顾敏康则从法律层面分析道,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应该法治先行。他说,要加强粤港澳之间法律合作,力争做到“法律从优”,选择最好的法律安排,以利于保障权益和解决纠纷;要通过法治措施落实港澳居民在内地工作、学习和生活时享受与内地居民同等待遇。

“粤港澳大湾区将成为‘一国两制’下港澳跟内地合作机制创新示范区。”毛艳华说。他认为,通过粤港澳大湾区合作探索机制体制创新,发挥港澳优势,深化港澳与内地的资金流、人流、物流、信息流的便捷互通,对于推进“一带一路”,实施高水平双向开放的国家发展大局都有重要意义。

对于粤港澳大湾区未来的发展前景,他充满信心:“‘一国两制’方针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制度保障;《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内地与澳门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及其相关补充协议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经贸制度保障;同时,粤港澳三地不仅同根同源,血脉相通、文化相同、语言相同,而且早有合作基础。粤港澳大湾区未来的发展前景可期。”

运用到实际就好。

6,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经济发展,请你根据你对粤港澳大湾区的了解,设想一个数学问题解答。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经济发展,请你根据你对粤港澳大湾区的了解,设想一个数学问题解答。

你好:

我们是学生,是专门做题目的

出题目,我们不在行

老师在这个方面很棒

哪位老师帮出个题目啊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内地

内地,地理名词,即“内陆”,指内陆地区,与“沿海地区”相对。中国大陆居民称呼内陆各省的用法,与广东、福建、江苏等沿海省市相对。香港及澳门政府称呼中国大陆的用法(坊间多称“大陆”),与中国大陆居民所说的“内地”不太相同,请见中国内地。在台湾,鲜少以“内地”指称中国大陆,而是直接称“大陆”、“中国”或“中国大陆”,仅有部分演艺圈艺人为避免中国市场受影响而使用。早期则多称中国为唐山。因日治时期,第二任台湾总督桂太郎,在其施政方针报告当中,首先以内地称呼日本本土;而今日则是将内地视为日本殖民时代用词。若对中国使用“内地”一词,会被批评是矮化台湾成为中国的殖民地,会被视为亲中人士。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